首页 >
道舍利
---发布人:本网---浏览次数:5424---时间:2011-4-6---
谛 如/文
 
  舍利(梵文sarira),即遗骨之意。又作“实利”、“设利罗”、“室利罗”。意译体、身、身骨、遗身。最初舍利是指佛陀释迦牟尼的遗体荼毗(火化)后遺留下的固体物,故称“佛骨”、“佛舍利”,其后也指高僧死后荼毗所遗存的骨头。《金光明经•卷四》载:“舍利者,是戒、定、慧之所熏修,甚难可得,最上福田。”
 
  自从金陵长干寺的佛舍利在栖霞寺供奉以来,每天前来瞻礼的人络绎不绝。当人们进入法堂后,就会看到在供案之上左面的玻璃箱中,有一个髹金须弥座。髹金须弥座上,横放着一支八、九厘米长的玻璃瓶。此玻璃瓶通体透明,一端细长,另一端圆润,瓶口有丝织物缠绕。瓶内有数粒芥子大小、颜色各异的舍利:有黑色、白色、还有金黄色。箱前摆放一块“感应舍利”的标牌,人们不禁疑惑,这舍利为何叫“感应舍利”?有何感应之处呢?要想解得这些疑问, 还得从佛教初传江南说起。
1.康僧会至诚感舍利,孙仲谋营造建初寺。
  据《金陵梵刹志》的记载,东吴赤乌十年(247 年),有一位天竺高僧康僧会大师来到了当时的南京城——建业,搭建茅屋建造佛像,宣讲佛法。对于当时的吴国人来说,佛教还是件新鲜事物,而康僧会的行为和所着的服饰更是奇特怪异,路人纷纷驻足评论。于是,有官员启奏孙权: “ 有胡人入境, 自称沙门, 容服非恒, 事应检查” 。孙权说: “ 以前有汉明帝梦佛,这个人所做的事情可能就是这个遗风吧。”孙权便召见康僧会,问其所传之法有何灵验之处?康僧会说:“如来迁迹(去世),忽逾千载,遗骨舍利,神曜无方。昔阿育王起塔,乃八万四千…”孙权认为这是夸张荒诞之词, 就对康僧会说道: “ 如果真有你所说的舍利,我就为你建寺造塔; 如果是虚妄之词,我东吴可是有法度的国家!期限定为7 天。” 言下之意就是:如果没有舍利的话, 就要治康僧会的罪。康僧会回来之后便召集徒众并交代弟子, 说: “ 佛法的兴废,在此一举!”于是洁斋于清静之室,将一个铜瓶供奉在香案之上,日夜烧香礼拜,迎请舍利降临。七日期毕,却寂然无应;康僧会再次请求延长7 天,孙权应允了;可第二个7天过去之后,依然不见舍利降临。孙权说:“你这分明是在糊弄寡人。”便要治康僧会的罪。康僧会又再次请求第三个7 天, 孙权再次准许了。康僧会对徒众说:“如果佛法灵验,就应该降临。只是我们这些人没有感应,当以誓死为期! ” 到了三七这天傍晚,还是没有舍利降临,众人都非常害怕,慌乱起来,只有康僧会烧香礼拜不止。到夜里五更, 忽然听到铜瓶中铿然有声响,康僧会亲自前去看视,果然得到了舍利。经过二十一天,日夜虔诚祈求,感得舍利凭空而降, 应现在铜瓶之中,大显威神,这便是感应舍利的由来。天明之后,康僧会怀抱铜瓶前去进见孙权,满朝文武都来观看,只见五色光彩闪耀在铜瓶之上,众人赞叹不已。康僧会又道:佛舍利坚实无比,无物可摧。孙权闻言,就下令将舍利放在铁砧之上, 让力士手持铁锤用力敲击,结果砧锤都打出了凹槽,而舍利完好无损。孙权大为叹服,随即为康僧会大师建寺造塔,供奉感应舍利,因为这是江南最早的佛寺,故名建初寺,塔名阿育王塔,就是后来大报恩寺的前身,而江南佛教也因此逐渐兴盛起来。
  由此可见,“感应舍利”即是因人心至诚,而感得舍利应现,故名“感应”,此舍利不同于佛陀或高僧圆寂后荼毗而得的舍利。
2.刘萨河慧眼掘宝,梁武帝再造浮图
  可惜好景不长,八十年后,东晋苏峻作乱,攻陷建康城,焚毁了建初寺塔,感应舍利从此湮灭。又过了四十多年,在建初寺的旧址上又有了一座小寺院,因在长干里,便称之为长干寺,简文帝在寺中还建了一座三层宝塔。据说每夜都会放光,但是无人在意。不曾想几年之后,引来了一位异人。
此人本名刘萨河, 并州离石(今山西离石) 人,从小喜欢打猎。31岁那年,突然昏死过去,过了七天后才苏醒,说自己到了地狱,看到了种种惨酷的刑罚,并有僧人劝其出家,前往南方寻找阿育王塔,礼拜忏悔自己当年杀生的罪过。从此刘萨河出家,改名慧达。刘萨河一路南行,寻找阿育王塔。当他来到建康城时, 就听说长干寺有一座神塔,每夜塔身放光。他将信将疑,晚上登楼眺望, 见那佛塔果然神异,光芒四射。于是心生虔敬,到佛塔前礼拜,并日夜守护在塔旁。一天晚上,刘萨河发现,佛塔下面,时时有光发出。第二天,刘萨河便带人挖掘,当挖掘到一丈深的地方,发现了三块石碑。中间一块石碑底下,压着一只铁匣子,铁匣里套着一只银匣,银匣里套着一只金匣。打开金匣, 锦缎上放着三块舍利,一片指甲,一绺头发,头发展开长数尺, 卷起来则成螺状。舍利烁烁生辉,放射出眩目的光芒。原来佛塔放光的奥妙在于此。刘萨河大喜,他知道,这是佛祖释迎牟尼的舍利,是稀世珍宝。他急忙沐浴熏香、整装更衣、五体投地、顶礼膜拜,并恭恭敬敬地把舍利迎置于案桌上,亲自日夜守护。又出资请人在佛塔的西面,又建了一座塔,把舍利供奉在新塔中,与旧塔对峙。从此,江南佛寺开始盛行双塔制。
  大同三年(537年) 梁武帝对阿育王塔进行了改造,再度发掘了塔基。发现地宫中有石函,石函内有银壶,银壶内盛放有舍利、佛螺髻发以及佛指甲。同年9 月, 梁武帝大兴佛事,重建了双塔。用金玉宝罐盛放舍利及佛指甲,将金玉宝罐放置于七宝塔内,再装入大石函, 分别埋进两座地宫中,并且堆放了王侯、贵族、富户、百姓等施舍的金银珍宝。将长干寺改名为阿育王寺。
3.李刺史润州分舍利,宋真宗赐号圣感塔
  隋朝统一天下后,因政治上的原因,平毁了建康城,长干寺塔也废毁无遗。到了唐穆宗长庆四年( 8 2 4 年) , 李德裕出任润州(今江苏省镇江市)刺史。他来到了金陵,将隋唐时期荒废已久的长干寺阿育王塔地宫打开了,从中发现了21枚舍利。李德裕将其中的11枚舍利迁往润州,在北固山甘露寺建塔供奉, 另外的1 0 枚则被留在了原地。而此次重现的“感应舍利”也正是当初留下来的10颗。长干寺在唐朝并没有因发现舍利而兴盛,直到北宋真宗大中祥符四年(1011年), 演化大师(可政和尚)向朝廷奏报了长干寺舍利屡屡显现灵验的事情,皇帝才下诏重修长干寺,并建九层宝塔供奉舍利。这次重建与以往不同的是,真宗皇帝自始至终都非常关注,还特旨:将几年前印度高僧施护法师向朝廷敬献的佛顶真骨舍利与感应舍利一同埋入了地宫。宝塔完工以后,真宗赐号“圣感舍利塔”。从此, 感应舍利和佛顶真骨舍利就一直埋藏在圣感舍利塔的地宫中。长干寺几年后更名为天禧寺,从此,天禧寺也逐渐兴盛起来。遗憾的是,天禧寺在元朝末年,毁于兵火,只有宝塔巍然屹立。
4.明成祖敕建报恩寺,韦昌辉炸毁琉璃塔
  明朝洪武初年, 天禧寺得到了重建。然而,没过几年,太祖朱元璋认为:从风水上来说,天禧寺的舍利塔太高,对他的大明江山不利,便下旨将圣感塔迁建到钟山东麓。就在脚手架搭建已毕,正要拆建佛塔之际,出了事故,有一名工人从塔上坠落。朱元璋大为震惊,认为是上天示警,就收回了成命,并重新修葺圣感塔,使其焕然一新。
  不料, 一波未平, 一波又起。永乐六年(1408),天禧寺被一个恶徒放了把火,烧得片瓦无存。四年后,明成祖朱棣为了报答父皇母后的恩德,下诏在天禧寺旧址上依照皇宫大内的规制,重建寺院,赐名“ 大报恩寺”;并且在圣感塔的原址上,用五彩琉璃砖瓦砌筑了九层宝塔,塔身高达廿四丈馀(合今77米)。此次修建直到宣德三年才最后完工,历时1 7 年之久。建成之后的宝塔,浮图高耸,光耀云天,白天五色琉璃交相辉映,犹如阆苑天宫; 夜间1 4 4 盏明灯照耀苍穹,好似火龙下降,堪称古代建筑史上的奇迹。而报恩寺的关注点从供奉佛门的舍利,转变为明成祖为报父母恩德而建宝塔。长此以往,人们渐渐忘却了在琉璃宝塔之下还有地宫埋藏着舍利。
  清朝咸丰年间, 国运衰败,南京城厄运连连,太平军捣毁了所有的寺院庙宇。到了咸丰六年(1856),韦昌辉又发动天京事变,炸毁了琉璃宝塔, 从此之后,舍利也好,宝塔也罢,再也无人问津。
  从公元1011年到2010 年,整整一千个年头过去了,密藏在地宫之中的这两份佛门至宝—— “ 佛顶真骨舍利”和“感应舍利”,岿然未动。今天, 适逢太平盛世,佛门至宝重新展现在世人面前,其意义显得尤为重大。当我们瞻礼舍利时,想到感应舍利坎坷的“命运”,不禁更感到万分的难能可贵。仿佛能够感受到1700 多年前吴王金殿上的光彩,1000年前舍利最后一次进入地宫隆重的场景,又呈现在眼前,令人浮想联翩……
大有玄机的佛顶真骨
  相对于感应舍利而言,人们对“佛顶真骨舍利” 的疑问似乎就少多了,仅从字面意思就很容易理解:“佛顶真骨”即是指释迦牟尼佛的头顶骨。
瞻仰过的人都会感到奇怪:佛的头顶骨为什么那么厚呢?将近2 厘米左右。如果按这个厚度来推测的话,佛的身体该有多高呀?
  稍安勿躁!让我们先来标准佛顶。
  佛顶: 音译作嗢瑟尼沙、乌瑟尼沙、郁瑟尼沙。意译肉髻相、无见顶相,为佛32相之一。再看看文献中关于佛顶的记载:
  据《无上依经》记载:“郁瑟尼沙,顶骨涌起, 自然成髻是也。” 《大毗婆沙论• 卷1 7 7 》说:“乌瑟腻沙相,谓佛顶髻,骨肉合成,量如覆拳,青圆殊妙。”由此可知, 佛的头顶部位的隆起,不是发髻,而是骨肉隆起,形成了髻状。
  由此看来,佛的顶骨比常人厚,也就顺理成章了,这是佛的异相。巧合的是,我国先秦的孔子,头顶也有异相。《史记》中就有明确的记载,孔子“生而  首上圩顶,故因名曰丘云。”《孔子世家》中也有同样的记载。所谓圩顶,根据司马贞《索引》的解释,就是“顶如反宇。反宇者,若屋宇之反,中低而四旁高也。” 在中、印历史上,两位文化巨人的头顶都有异相, 一隆一凹, 倒也令人称奇。
  但是, 佛顶骨的玄机还不止于此,佛的顶相是常人所无法见到的殊胜相,至为尊贵。佛涅槃后, 佛顶特指顶骨舍利, 《大般若经• 卷5 》载:“顶骨结实,穷劫不坏”。由此被视为最尊贵的佛门至宝。
  《释氏要览注》说: “释迦既卒,弟子阿难等焚其身, 有骨子如五色珠,光莹坚固,名曰舍利子,因造塔以藏之。”可见,舍利的另一特征是五光十色,光亮莹润。今天我们见到的长干寺地宫所藏的佛顶真骨舍利,就是这样的。如果我们仔细观察在骨质间隙的小孔中,可以见到许许多多五彩斑斓的舍利子蕴含在其中, 晶莹剔透、光润柔和;如果放大看,尤为明显,令人惊叹不已。这个和经典记载是相一致的。
  据史料和长干寺地宫出土的碑文记载:佛顶真骨是由宋太平兴国五年(980年)来华的印度高僧施护等人所献。大中祥符四年(1011年)即埋入长干寺圣感塔地宫。也就是说,只有与宋太宗、宋真宗同时代的人才可能见到这份佛顶真骨,此后一千年中无人得见。而我们今天居然在千年后,能够一睹舍利的真容,是何等的难能稀有啊!
  《般若经》载:“佛身及设利罗(即舍利), 皆由如是甚深般若波罗密多功德威力所熏修故,乃为一切世间天人,供养恭敬,尊重赞叹”。由此可见,供奉佛舍利是最上福田, 同时可获得无量功德。能使人发菩提心、激发人心向善,促进社会和谐。
[ 返回 ]
 
   
备案序号:苏ICP备 11017810 您是第 2277878 位访客 技术支持:互联网+解决方案 => 阿搜拉科技